当下二胎政策带来的行业机遇分析

作者:母婴行业观察 来源:母婴行业观察 2017-03-27 10:12:28

【订阅DT电商官方微信“DT电商网”,更多行业数据等着你】

今年两会期间,二胎很忙。

继2016年之后,“完善全面二孩政策配套措施”再次出现在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适应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加强生育医疗保健服务。”

自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以后,已有一年多时间。由于生育成本、经济负担等问题,相当一部分家庭“不敢生、不愿生”。为了能够让二孩家庭“生得轻松、养的自如”,多位全国两会代表、委员都提出了建议,“对生育二孩的家庭发放补贴,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成共识。

二孩来了,将会对母婴行业发展产生什么影响?让我们跟着两会有关二胎的提案一起来看看吧。

生得轻松之 移动医疗与婴幼儿科医疗机会

从单独二孩到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很多错过生育最佳年龄的妈妈们都想在还能生的时候,抓住最后的末班车。不可避免的高龄、高危孕产妇数量增加,危及孕产妇、胎儿及新生儿生命安全的风险也随之增加。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政协原副主席、民进中央常委、民进山东省委原主委栗甲说:“我留意到政府前不久发表了一个健康行动白皮书,中国有残疾人8500万人,每年以80万-120万的速度增加。残疾人的来源主要是遗传,这个比例很高,我们想要铲除‘残根’就要从胎儿抓起。必须把健康抓早抓实。现在我国的基因检测、筛查技术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可以提早预知胎儿健康情况。”

根据调研分析,2017年母婴零售老板们会继续加大服务类项目的投资,如产后修复、小儿推拿、基因检测等各种项目。之所以加大,不仅因为这些项目可以抵抗电商对于实体门店的冲击,也因为这些服务项目能够更深入地与顾客建立紧密连接,真正满足消费者一站式全方位的服务需求。

从商业角度来对比分析,小儿推拿项目,投资额度和准入要求都远比婴幼儿游泳低。小儿推拿,几乎不需要大量前期投资即可开展。

儿科“医生荒”而引起的看病挂号难等一系列问题仍然突出。据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平均每1千名儿童只有0.43位儿科医生,即每2300名儿童患者才配备1位儿科医生,儿童诊疗队伍缺口巨大。随着5G的成熟和物联网的推进,传统的医疗护理模式正被信息技术改变,传统的“到医院看病、门诊随访”的医疗模式越来越难以满足人们对高质量健康资源的需求。

今年,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和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共同发布了移动医疗白皮书,预测今明两年将是移动医疗快速发展时期。移动医疗拥有巨大的蓝海市场。通过使用相关设备,医生可以远距离及时收集、存储、分析和病人生命体征方面的数据,展开病情监测。根据医疗及时性需求开发的急诊功能,可以使用户在线请专业医生及时问诊,享受VIP专属服务。对于医生来说,也将通过急诊服务获得更多收益。

养得自如之 快消品赤膊战

据了解,我国总人口在2016年底为13.83亿。今年1月,国务院发布的《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提出,2020年全国总人口将达到14.2亿人左右。这意味着平均每年会至少出生1900万人,庞大的新生人口数量,将直接刺激奶粉、纸尿裤、玩具、童装等婴幼儿食品、用品的产销量,专业的孕妇塑身、产后恢复产品的消费需求也将扩大。

多位全国两会代表、委员认为鼓励生育,对生育二孩家庭发放补贴,减轻经济负担,让普通家庭生的起孩子,养得起孩子。能够让年轻人愿意生、敢生。全国人大代表、中山纪念中学党委书记贺优琳认为,消除育龄夫妇生育顾虑首先应减轻家庭的经济负担,建议对生育进行财政补贴奖励等优惠政策,比如减免个人所得税、生育一条龙检查费,提高医疗报销、教育补助的标准,甚至补助奶粉钱。

但值得注意的是,自奶粉新政正式实施以来近半年时间,大的框架基本落定。那些遭舍弃的小品牌正在母婴渠道加速清货退市,而大品牌则抓紧推出高端产品以便第一时间抢占杂牌退出所遗留的市场份额。此前,业内预计,能拿到生产证的厂家,按每家3个品牌计算,未来最多将有500多个品牌,而这意味着,目前2000多个奶粉品牌将大减一半,起码有1500个以上的品牌,无法拿到厂家的正式书面保证,如澳洲一家奶粉厂家就向经销商出示一份《关于婴幼儿配方乳粉配方注册新政的承诺函》,承诺会保留旗下某代工品牌,并按照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具体要求为该品牌进行配方注册。

在纸尿裤方面,由于人民币汇率上涨,美元流出比较严重,国家对外汇的管控,进口原材料成本过高,国产纸尿裤的原材如高分子无纺布、纤维等大都是进口的,总体成本上涨了约30%。上游的涨价传递到终端就会有较大的涨幅。

另外,因为奶粉新政和之前的米粉工厂升级改造,空窗期的一部分原有从业人员,涌向和奶粉类似的快消品纸尿裤行业;纸尿裤工厂从投资额度和监管要求都比奶粉容易很多,纸尿裤品类消费者的敏感度相比奶粉大大降低,市场操作更简单易行,纸尿裤品类将会进入赤膊战时代。

养得自如之 早教品牌统合及线上教育机会

《人民日报》有报道,育儿成本占到我国家庭平均收入近50% ,因此调查对象中“七成不愿再要(二孩)”。上个英语培训班,一年下来七八千元,再上个数学班、兴趣班之类的,更没法说了。国家卫计委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此前表示,有调查显示,育儿成本已经占到我国家庭平均收入接近50%,教育支出是最主要的一个负担。

说到底,许多夫妇生育二孩生不起、不敢生的只要原因并非有没有奶粉钱的问题,他们更关注孩子未来的教育问题。如今在城市里要给孩子报名上幼儿园、小学是一件大事。有的地方,老人为孙子辈入园,要连夜搬凳子排队等幼儿园发号。

公办幼儿排不上号,民办幼儿园收费也不低,一般的工薪家庭供一个孩子就已经很吃力。而一些没钱送孩子去幼儿园外来务工人员,只能把小孩送回老家。“与其生二孩送回老家当留守儿童,不如生一个孩子,留在身边好好培养。”这是很多夫妇在考虑是否生二孩时的想法。

全国政协委员孟晓驷认为,0-3岁托幼服务欠缺,加剧了妇女工作与家庭照料之间的矛盾冲突。建议加强对公共托幼服务的职业培训和政府监管,为家庭提供更多安全、普惠、负担得起的公共托幼服务,比如完善0—3岁幼儿的公共托幼设施及服务。除了帮助年轻夫妇解决“奶粉钱”,还要解决幼儿上学难、上学贵以及公共托幼服务的问题。

今年两会期间,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说,截止2016年12月底,2016年全国住院分娩婴儿活产数为1846万,是2000年以来出生规模最大的一年。较“十二五”期间的年平均水平增加了200万人。越来越多的新生代父母们更愿意自己照顾孩子,而不是让老人来看孩子,托幼和早教的需求进一步增加。用于两个孩子的教育时间,对于二胎父母来说更宝贵,线上教育因节省往返接送的时间,在保证教育质量的情况下,会受到所有父母的欢迎,对线下线上的早教行业来说,2017年都将是令人兴奋的一年。

鼓励社区服务机构和社会组织创办,国家公费资助,兴办日托、幼教设施,让普通家庭能够享受便利、平价而优质的日托和学前教育服务,已经成为国家主导政策。早教行业商机频现,早教统合进入黄金期,早教巨头正在酝酿!

分享